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时不时的有几辆扎着大红花和张贴着退伍标语的
时不时的有几辆扎着大红花和张贴着退伍标语的送站车开

在天路72拐一带,每年11月份到来年4月份,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40多摄氏度,冻土层能达到1米多深。这是最艰苦的季节,也是对身体伤害最大的季节。

“路上铲雪,就怕太阳。”装载机操作手刘乐介绍,2014年3月份,几乎日日都是夜间下雪,快到中午就出太阳,海拔4000米以上的天路72拐3706至3712段,是雪灾最严重的地方。每天抢通时,强烈的太阳紫外线通过雪地反射,形成双重伤害,戴墨镜都不管用,每次回来眼睛都发红、流泪,一晚上要滴好几次眼药水,才能勉强入睡。

冬天,也是“血路”。每次巡路,对容易结冰或者冰比较薄的路段,官兵们会撒工业盐加快冰层和积雪融化。但对冰层厚的路段,必须要用十字镐铲开再撒盐才会奏效。

下士路广说:“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中,经常吹着刺骨的冷风。虽然穿大衣戴棉帽,但是鼻子嘴巴始终裸露在外。好多战友的嘴唇裂了一次又一次,稍不注意就会把裂口撕开

常言道,铁骨傲霜雪。养护十七中队的官兵,可以说骨头一个比一个硬。1997年11月出生的战士杏俊宏,2016年3月份到中队,一个冬天还没过去,就患上了关节炎,现在只要天一冷膝盖就会痛。虽然这样,可他每次都会主动上一线,从不把病痛当回事,他总是说:“很多班长胃炎、关节炎七八年的都带头在干,我这算哪门子事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。”

坚守72道拐,克服72种困难,创造72项业绩。养护十七中队官兵,他们虽然都很普通、很平凡,但他们的芳华就像这里的格桑花一样美丽,让更多的行人有了诗和远方

新华社重庆1月3日电记者从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获悉,2018年新年伊始俱乐部与刘乐、罗皓和刘斌四名球员正式签订了工作合同,这四位内援的加盟将加深当代力帆队的球员储备,补充场上关键位置战斗力。

1989年出生的刘乐,是当代力帆队2017赛季主力左后卫刘欢的双胞胎弟弟,刘乐在球场上同样司职左后卫或左中卫,先后效力于安徽九方、沈阳中泽及深圳雷曼。

1990年出生的唐佳庶曾在根宝足校培训,16岁转投杭州绿城青训营,2010年升入绿城一线队,随后在上海申鑫、北京北控效力。

1995年出生的罗皓场上司职中后卫,出道于广州富力预备队,曾入选过22国家队,2017赛季代表内蒙古中优足球队出战23场中甲联赛。

1998年出生的刘斌先后在天津权健、贵州智诚预备队效力,是当代力帆着眼未来的21球员引援。

目前,这四名队员已抵达重庆,并加入到球队日常训练中。当代力帆俱乐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随着新赛季的临近,俱乐部还将加快引援步伐,敲定余下的新援人选。

( 发布日期:2018-12-13 13:18 )